最孤独的动物_我国两只_国外两只

更新时间:2023年07月25日

世界上仅存的一只平塔岛象龟(Pinta Island Giant Tortoise)“孤独的乔治”离世后 呀,全球最濒临灭绝的龟鳖类动物这一“殊荣”便轮到了斑鳖(Rafetus swinhoei)(中华巨鳖)的头上。

🏃‍♀️

f2022b4627ff485c9fbcf0269a7eb94e.jpeg

WCS纽约生物专家Paul Calle为斑鳖取样做生理检查。本文图均为WCS供图苏州动物园饲养了一对中华巨鳖,但已无法繁育后代 呀

目前, 💁我们目前所了解到的斑鳖存活个体仅剩3只, ✍️分别是饲养在苏州动物园里的一对老年个体(雄性80岁, 呢雌性100岁), 呀还有在越南一座水库里的孤零零的一只(可能是雄性)。 呀

迄今为止, 🤣对苏州动物园那一对斑鳖进行的人工繁殖都没能成功。每年,雌性斑鳖都会产下大约100个蛋, 🚴但无一成活。问题似乎出在雄性斑鳖身上 👩‍🎓, 呢他的背甲和阴茎都有严重的伤痕,是多年前与另一只雄性竞争对手打斗时留下的 呢, 呀这也给他造成了终生残疾 😃,使他无法给配偶自然授精。

科学家们于2015年和2016年曾两次尝试过用这只雄鳖的精子给雌鳖进行人工授精 😽, 呀都没有成功。在2017年四月中旬 呀, 呢再次尝试了对这两只斑鳖进行人工授精 嗯, 🤠而这一次的结果要再等几个星期才能知道。这一对斑鳖的人工繁殖困难重重。 嗯

👨‍🏫

WCS团队(纽约、安徽、北京)与斑鳖在一起。一线希望:中华巨鳖可能生活在云南马堵山水库

保护斑鳖情况非常不容乐观 👨‍💻,但这样的现状下还是有一线希望,尽管非常渺茫。

根据云南马堵山水库当地渔民反映, 嗯可能有一只甚至更多的斑鳖生活在马堵山水库里。这个水库位于云南省境内,是由红河截流而成的一段蓄水河道。该水库于2007年蓄水,漫没了50公里长的河岸 呢, 嗯而这段河道正是斑鳖在野外最后的重要栖息地。 呀

水库建成之后不久 呀,当地渔民便开始反映称见到了不同寻常的巨大的鳖:都是在很偶然的情况下,渔民在相对与外界隔绝的小河湾里, 嗯撞见了正在春日暖阳下晒背的巨鳖。

然而也有不止一次让人心寒的情况:据报告称非法电捕鱼时 呀, 呀曾看到有巨鳖由于电击漂上水面。这些有幸看到巨鳖的人无一例外都把它描述为形貌古老、体型相当巨大的爬行动物。 呀

尽管我们知道全世界的渔民都免不了习惯性地夸张描述, 🤟但至少可能有一只长到很大的斑鳖在马堵山水库还有一线生机。遗憾的是,一只孑然独栖的个体并不能对它的种群有任何贡献,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说,如果不能参与繁殖, 呢那么这个个体即便活着 呀,也和死了没什么两样了。

事实上, 呀斑鳖已经被动物学家们冠上了“僵尸物种”的绰号 🏄, 🧌以形容那些仅仅剩下一个或者几个寿命很长的个体(“活着的死者”), 🥰但因为无法产生后代而不可避免地走向灭绝的种群。

在2016年 呢,我受WCS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中国项目的邀请 💬, 呀协助寻找这种极为稀少而不被人了解的巨鳖。马堵山水库很大,在这里寻找一只(或许两只)斑鳖真的是一项让人看不到希望的任务。我把这一工作比同于寻找“尼斯湖水怪”:一种被史册记载的古老海生爬行动物 呀,据说是生活在苏格兰的一个很深的湖里(Loch Ness) 嗯, 嗯但至今没有被科学调查证实。我们做的事跟找尼斯湖水怪差不多 呀, 呀所以很快就把这个神秘猎物称作了“马堵山水怪”。 呢

💩

由于使用特殊设计的龟鳖陷阱进行诱捕的计划没有被批准 呀,我们2016年的项目便是要确定“存活的证据”, 呀以证明一或多只斑鳖在马堵山水库尚有存活为终极目标。 嗯

😹

在如此之大的水体里寻觅一只斑鳖的踪迹, 呢根本没有什么神奇的捷径。而且由于斑鳖绝大部分时间都是沉在水下的 嗯,我们成功的期望变得更渺茫了。斑鳖很少上岸晒背 呀,更别说上岸产卵 呢,极其难得一见。

鉴于此番条件,我们的最佳策略便是简单直接地沿着水岸线行走 呀, 呢去那些斑鳖最有可能露面的地方, ✋不停地用望远镜巡视水面和它们可能上岸晒背的地点 嗯, 呢以期瞥见斑鳖的身影,如果足够幸运 嗯, 嗯能够拍到它的照片 呀, 🦹‍♀️留下铁证, 嗯也就是野外生物学调查所说的确凿目标。显然,对于只有3个人的野外调查小队来说, 呢把搜索覆盖到整个水库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咨询了当地渔民,整理出了距今最近的目击地点列表 🤣,并把我们的精力放在重点搜索这些最具希望的地方。

近期的目击记录集中在一段10公里长的河段内, 🏋️这一段中有4处山凹形成的深河湾 👩‍🍳, 🧞‍♀️我们就把主要精力投入在这里。两个月来, 呢日复一日,不论晴雨 🥱,我们沿着河岸行走 🏃‍♂️,不时停下脚步扫视龟鳖的踪迹 嗯,相机时刻待命 嗯,以备它们突然现身。为了进一步增加成功的可能性 嗯, 呀我们布设了投饵站:把新鲜的鱼拴在绳子上 🤌,吊在水面处 呀, 嗯并进行隐蔽的蹲点观察 呀,以期在龟鳖前来进食时看到它们。但是在2016年,除了当地村民口述的目击事件之外, 嗯我们并没有找到斑鳖“存活的证据”。 呀

更令人担忧的是, 👷‍♀️根据若干当地村民的消息 呢,这斑鳖可能已经在我们到达之前几个月的非法电捕鱼活动中被击毙。努力没有得到回报, 呢但我们并不悔于尝试。 呢

在2017年4月 🙆‍♀️, 💏我们重返马堵山水库, ⛹️‍♂️继续进行搜寻。同2016年一样 嗯, 💟我们到达后立即开始了沿着河岸的徒步巡逻 嗯, 呀用望远镜扫视这片水域。

今年, 👉我们有了新的工具:4个大型悬浮诱捕网笼 呢, 呢专门设计制作用来捉鳖的。不幸的是 呢, 嗯由于水库渔猎许可方面的规定,我们使用网笼的过程受到了严格的管控限制 呢, 🤾我们不能把网笼布设在最可能捉到斑鳖的地点。但至少, 🤗终于能把网笼拿出来用了。虽然没有能够放到我们最想放的地方去 🚶, 嗯但也比搁在仓库里积灰强得多。

🧑‍⚕️

我们用的这个网笼是粗大的金属框架包上渔网做成的,要靠几个从当地招募的健壮渔民协力操作 呀, 嗯用人力放置到水里。我们用能搞到的最臭气熏天的东西当诱饵:鱼内脏、整鱼、鸡、猪肝、羊肝、牛肾。 🤰

对我们来说 呀, 呀这些玩意泡在水里腐烂太恶心了, 嗯但对一只饥饿的鳖来说 🧖, 嗯可是真正让它开心吃到撑的自助大餐。一旦有鳖被抓住 🙎‍♀️,我们将立即把它加入到苏州动物园现有的人工繁育计划中。但是无奈和2016年一样 😚,我们努力的结果还是失望。三周的辛苦过后 嗯, 嗯我们没有看见可以作为存活证据的鳖 ☹️, 呢也没有诱捕到任何有用的东西。 呀

眼下我们的困境是 呢,是否继续对“马堵山水怪”进行搜寻。野生动物保护方面的资金总是匮乏的,😀分到斑鳖这样凶多吉少的物种头上的当然更少。 👩‍🦯

它的赌注却非常之高:仅存的能配对的两只斑鳖繁殖成功的希望不大,无可否认斑鳖这个物种正无法止步地滑向灭绝深渊。亟不可待的局势需要亟不可待的手段来挽回, 呀我们不能放弃任何捉到“马堵山水怪” 嗯, 呀并将它用于繁育的努力。

斑鳖的命运, 呀可能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马堵山水怪”能否被安然捕获。尽管时局非常不利, 呀但就像NASA的口号所说:“永不言败。” 呀



👩‍💻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文章来自: http://www.reyouwang.com/luyouzixun/310.html
相关推荐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