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沽湖:醉美的风景藏在人烟稀少的地方

更新时间:2022年12月01日

在高原湖泊星罗棋布的中国西南有一个摩梭人世代居住并守护的湖泊,泸沽湖。泸沽湖古称鲁窟海子,又名左所海,俗称亮海。南方人喜欢称湖为海或者海子。摩梭人的语言里“泸”为山沟,“沽”为里,“泸沽湖”意为山沟里的湖。

image.png

泸沽湖坐位于川滇交界,一半属于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盐源县,另外一半属于云南省丽江市宁蒗彝族自治县。自古以来一支叫摩梭人的民族生活并守护在这里。摩梭人是一个奇特的民族,在中国的56个民族中并没有这一名称,四川这边的摩梭人归为蒙古族的支系,云南那边又归为纳西族的支系。


摩梭人的叫法从族群归属存在争议,所以暂定为摩梭人。摩梭人人口大概在五万左右,信仰喇嘛教、达巴教。摩梭文化中最值得提及的就是他们的母系氏族文化。摩梭人认为母为尊,女为贵,女性在家中享有尊贵的地位。独特的母系氏族社会使他们至今任然保留着奇特的婚俗习惯,走婚。


今天在泸沽湖的西南侧的草海任然保留着“走婚桥”这一景点。我们从西昌乘车而来,在西香高速尚未建好前,这是一条充满着颠簸与艰辛的路。但路途的风光也充满着横断山脉的情趣,白云,蓝天,高山,河流,峡谷,各种姿态汇聚于一路。人们都说最美的风景都藏在人烟稀少未经开发的地方,这一回我算是体会了其中的道理。

image.png

经过十个小时的颠簸,我们顺利抵达了位于盐源县的泸沽湖镇。然后网上订了位于达祖码头的一家旅馆。整顿好行李,出去吃了晚饭。回旅馆的路上看着达祖码头的灯火,和天上的灯火,听着潮汐起起落落的感叹,感受着柔风轻轻的抚慰,一路的疲惫都随之而去了。今晚,就只管美美的一觉。


第二天懒懒的睡到中午才起来,沿着环湖公路从达祖码头走到大洛水,从四川走到云南。在泸沽湖你可以选择环湖大巴,可以选择租借居民的电瓶车,也可以选择包车。但我们一路上确实没看到大巴,又不会骑电瓶车。最后选择了徒步。但后来虽然累,但我们为自己的 选择感到庆幸。


都说最美的风景都在路上,慢一点,累一点,得到的会更多,旅行意义不就是这样嘛,慢一点,去享受生活的乐趣。路上的经幡在空中飘扬,小小的海鸥,在空中飞翔,成群结队,偶尔而落下一两只,略显孤独。当地的摩梭居民总是享受着阳光的沐浴,见人,会给你会心一笑。

image.png

水面上不时有野鸭,鸳鸯游过,岸边零散停靠着鲜艳的猪槽船。湖水是一种渐变的颜色,从岸边向湖心延伸越远越蓝,也许是深度使然,却成了泸沽湖最美的色彩。近岸的湖水能看的清偶尔游来的小鱼小虾,以及五彩斑斓的石子。遥望格姆女神山,从远到近都给人一种巍峨之感,因为她是泸沽湖周围最高的山峰。


我想人们为何不为她取名为巨人山,可是当我想起摩梭人以母为尊的文化时,打消了这个想法,正是因为女性在摩梭人的生活中占有至高的地位,最高的山更应叫做女神山。突然对这座神山肃然起敬。女神山下有个叫小洛水的村子,村子居民不多,特别静谧,有一处叫做娅口的山包,上面坐落着一座喇嘛寺庙还有一位摩梭作家的博物馆。


我们走到这里时,月亮正挂在寺庙的上空,配着湛蓝色的天,浑然一副静谧无比的风景画。让我流连忘返,久久驻足。我轻轻走进喇嘛寺庙,行了藏传佛教之礼,又默默离去。我很羡慕有信仰的人,他们比世俗之人快乐很多。出了寺庙,眼前面朝“大海”,春光明媚。

image.png

往前走能看到湖里不知其名的小岛,虽说是小岛,其实不然,有游船划过去时,在对比之下,我才能发现远处的小岛像坐小山,不禁感叹是否是格姆女神遗留下的宝石变换所成。再往前便是所有小清新游客向往的里格半岛,半岛很小,只容得下四五家民宿,但三面环水的惬意却是稀缺的。岸边停靠着像彩虹一样排列的猪槽船,情调颇高。


走了4个时辰,我们已精疲力竭。在路上遇到一位本地摩梭人司机,搭着他的车到了草海走婚桥。买了荞饼充饥,便踏上桥去。二月的草海还未摆脱秋冬的萧瑟,但夕阳的余晖给这片海赋予了绝美的诗意。看着枯萎的草海,我心有不甘,脑海里想象着这片海,夏日葱翠的景象,决定待到哪天再来一次这片神奇且充满摩梭人故事的海与桥。


逛完走婚桥,我们回到旅店,收拾好行李,第二天又是艰辛的归途。来路虽艰,但我想一定会再来一次,再来感受一次泸沽湖不一样的诗意。期待下一次的相遇。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文章来自: http://www.reyouwang.com/youji/37425.html
相关推荐 Related